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爷爷奶奶的“亲情鸡汤”

2019-03-13 作者:陈浩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小时候,我家生活在农村,长到一岁后,忙于农活的父母便将我托付给爷爷奶奶照顾,直到六岁该上学的年龄,我才回到父母身边读书。记忆里,我是爷爷的麦乳精和奶奶的馒头皮喂大的,我常笑称那是他们的“亲情鸡汤”,只要一想到它们,我的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暖流。

爷爷那时在日杂公司上班,他们的房子是日杂公司分下来的一个小单间。一排住着七八户人家,各家厨房都在走廊里,做饭的时候,走廊上好不热闹,东家的茄子,西家的豆角,南家的苦瓜,北家的南瓜,可以端着一个碗随便夹着吃,其乐融融的情景现在想来还特别温馨。

麦乳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算是好点的补品。玻璃瓶里装着细细的小颗粒,又香又甜,就是不用水泡,干吃都特别美味,我喜欢干吃。虽然那时买东西需要凭票购买,但爷爷在日杂公司,有优势,再加上爷爷对我的宠爱,他总是一箱一箱地搬回家。那时候没有什么零食,麦乳精便成了我寸不离手的点心。

因为贪爱麦乳精,还闹过两个笑话。一个是我一岁多点时,还不怎么会说话,想吃麦乳精时,我会对着爷爷喊:“吃麦,吃麦。”爷爷总会逗我:“吃麦,田里多的是,吃去好了。”而我焦急走在墙角,从箱子里抱出一瓶,让爷爷帮我开盖。另一件事是稍大点后,有天爷爷叫我,我正津津有味地嚼着麦乳精,又不好不答,只好说:“我不回答你,我嘴巴没空。”以致长大成人后,爷爷奶奶还总是拿“吃麦,吃麦”和“嘴巴没有空”的故事来取笑我。

我小时候嘴挑,可专爱馒头皮。虽然奶奶不爱吃馒头,但每天都会蹒跚着牵着我的手下楼,从一里外的地方买回四个馒头。一路走,一路听奶奶讲故事,奶奶读书不多,故事内容无非是那几个,《狼外婆》《狼来了》《小兵张噶》,她不厌其烦地讲,我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听。

馒头皮分量少,我三下五除二把馒头皮啃完后,再也不吃馒头。奶奶怕我吃不饱,便买来一把新火钳,将馒头放在火钳上,放在炉火上慢慢烤香,我对这种吃法倒还满意,而且一吃,就是整整5年。

很多时候,我都是一手拿着馒头皮,一手举着麦乳精,慢慢地品味这人世间最好的美味。

也许正是因为爷爷的麦乳精和奶奶的馒头皮的精心喂养,我后来身体一直特别健康,长得白白胖胖,连小病都生得少。

当麦乳精遇上馒头皮,那是我生命里最大的幸运与幸福。吃馒头皮和麦乳精的日子,是我儿时最美的回忆。如今,爷爷奶奶都已经过世好些年,可是,那些“亲情鸡汤”却一直滋养着我,他们对我的宠爱,我会一直记挂在心头,永世不忘。

【责任编辑:吕浩】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