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省油灯的故事

2016-01-12 作者:符春绿 来源:叶县新闻网

该省油灯为瓷质,制于唐代,现收藏于叶县县衙博物馆内。

省油灯是灯家族中的一个品种,后边我要介绍一下农耕时代的这种器物。请原谅我卖个关子,先把它和方言里的故事赘述一下。

俺村有个年逾古稀的黄老汉,妻子尚年轻时便撒手人寰,撇下两个半大桩子不懂话儿的孩子。黄老汉那时也年轻,只得又当爹又当娘拉扯孩子。他本来就脾气不好,艰苦难熬的生活,熬得他更加暴躁,遇到不顺心的事儿,会日娘八糟地骂,邻居们都说他不是省油灯。他凭着吃苦耐劳的本性,总算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了。执掌着为大孩儿寻下媒,还盖了三间柴瓦房。二儿子长到二十多,他又执掌着为二儿子寻媒娶妻。时代的变化使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大儿子结婚时有三间柴瓦房就行,二儿子要结婚必得是三间机瓦房,农村叫洋房。黄老汉当时六十来岁,还算能支持着干,千辛苦万作难算把旧房扒掉盖成小洋房,给二儿子成了亲。两个儿子虽没当干部,可都挺能干,把家经营得有吃有穿。邻居们都说,这老头儿该挽起胡子喝蜜了,他自己也很知足。这样没过三年,二儿媳妇说不了:老公公有两个儿子嘛,不该光待在俺家,应轮着管。老大媳妇也有说辞:老公公他偏心眼,啥都向着老二,俺结婚时给俺盖的是柴瓦房,老二结婚就盖洋房,他老二家应该包起来。

这样一有争执,弄到村委会,商量的结果是按黄老汉的意见办。黄老汉在二儿子家住习惯了,不愿意轮门吃饭。已是七十多的人了,按他说,这灯油快熬干了,还翻腾啥哩,想要一直在老二家。村委会根据他的意见判定,大儿子每年出五百块钱,算赡养费,若有大病,兄弟两个分摊。大儿媳妇心里虽然不瓷实,但丈夫已吐口了,也不好意思再争吵了。

两个儿子都在外边打工,偶尔能回家一次,回家时少不了带点吃的。父子之情嘛,大儿子到老二家去看望老爹时,会捎过去一点,大儿媳妇就很不高兴。一次,他家改善生活,包了羊肉馅扁食,大儿子盛一碗要给爹端去。他妻子开腔了:“老二家既然管他呢,能不叫他吃饱?你给他端饭,趁得老二家不叫他吃饱,这不是扒人家没脸吗?”

老大一听把脸摔下来道:“我又不是天天去端,只是叫爹尝尝新鲜,能算给老二家扒没脸?真是瞎胡扯!”说罢气呼呼给爹端去了。

媳妇气不过,这口气出不来憋得慌,盛一碗出去了,到大门外一看,树下还坐几个邻居,老公公正吃那碗扁食,她道:“爹,老二家晌午没做饭?”

黄老汉抬头看看大儿媳妇,回答道:“咋没做饭?面条我都喝一碗了。”

老大媳妇没好气地:“面条都喝一碗了还敢再吃呢?吃,吃,撑死你哩!”

在坐的邻居们听了这像针尖的话头,个个惊诧,不知黄老汉会怎么回答。有的觉得,是省油灯的脾气,会伸伸脖子咽喽。可有的觉得,根据黄老汉平时暴躁的性格,他不是省油灯,会把碗摔给大儿媳妇。谁知后者的估计是错误的,他竟嘿嘿一笑,慢不腾地回答道:“不碍事,我还有约摸呢,能叫撑死?”

邻居们听后大为愕然。有个邻居忍不住道:“都说黄叔不是省油灯,我看是个省油灯哩。要不是省油灯,能吃这眼角屎吗?”

这就是黄老汉是不是省油灯的故事,这个方言俚语是对人的性情的借喻。

【责任编辑:赵家路】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