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思红河畔祭英魂

2021-07-05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去年国庆节期间,应平顶山市作协原主席于天命老师之邀,与平顶山市委政法委一位同志、文友喜艳,前往叶县与南阳方城县交界、常村镇罗圈湾村小窑嘴自然村处拜谒红军烈士胡久富陵墓。此行,圆了多年夙愿。


行至常村老街西端,向南转入乡间小道。坐在副驾驶座的于老师顺手指着路线,竟是那样稔熟,仿佛刻进心里。


过了罗圈湾村,道路明显变窄、曲折回转,车子七拐八绕,靠近一个清静的小山村。


于老师说:停一停,我看看是不是胡庄村。


小村错落有致,房舍俨然,家院门前不知名的花束独自盛开,无拘无束,静悄悄不见人影。少顷,但见一个精瘦的老汉赶着几只肥实的山羊从远处走来。我和喜艳看于老师下车拄着拐杖,向赶羊群的老汉迎上去,我俩也连忙下车跟随在他身后。


于老师走近老汉,微微一笑,恭敬地问:老先生,请问此处是不是胡庄村?


老汉打量了一下我们,爽朗地回答:是啊,胡庄村。


于老师像是对老汉又像是自言自语说:嗯,这就对了,胡庄村。胡久富,烈士与这个村子有缘啊!


老汉向于老师赞许地笑了笑,旋即又说:天可能要下雨,我这把伞你们带着吧!山路,不好走,慢点啊。我们接过雨伞,谢过牧羊老者,继续前行。


于老师说:我早几天就关注今天的天气预报,没说有雨呀?


不一会儿,轿车爬上村外山头,山风果然呼呼作响。漫山遍野,高低错落的树木刚刚还哨兵一样挺立,转眼便应风摇曳,绿浪婆娑。


前行山势,愈加陡峭。山沟下一条小河淙淙流淌,山道下了坡,一路与河流相随。夹在山与河之间的水泥小道七拐八弯,山进河退,河跑山追,山河和谐如挚友。


于老师指着一座小石桥说:那桥下便是思红河。再过两座这样的小桥,就到胡久富烈士墓地了。


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在于老师的述说里,我们的思绪飞到那战火纷飞、血雨腥风的年代。


胡久富烈士的故事、思红河名称的来历,也如流淌的河水,荡漾于我们的心中了。


——1934年11月16日,战斗在鄂豫皖大别山苏区的红25军,从罗山出发,突破敌人包围,开始长征。蒋介石急调30多个团,在鄂豫两省边界九县域内围追堵截。11月26日,雨雪交加寒风凛冽,25军到达南阳府叶县与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附近,准备在此穿越许(昌)南(阳)公路,向西撤向伏牛山区。


不料,红军前锋侦察情报失误。前锋团突然遭到驻军南阳的国民党庞炳勋第40军115旅步骑兵4000多人的猛烈伏击。危急时刻,25军政委吴焕先高举大刀,身先士卒呐喊着冲入敌阵,才稍稍稳住局势,双方激烈对战。副军长徐海东率领后卫团奔上来,向敌军阵地勇猛冲杀过去。25军将领吴焕先、程子华、戴季英和鄂豫皖苏区书记徐宝珊、委员郑位三、郭书申立即率全军向公路西侧发起拼死冲击,徐海东率后卫团顽强阻击强敌,且战且退,最后撤离险地。


红25军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冒着雨夹雪、凛冽寒风,蹚踩泥泞拼力西进。到达叶县西南边境孤石滩附近,在澧河干流与敌军再次开战,又死伤300多人,于27日夜间冲出敌人合围,进入伏牛山东麓。


红军将士宿营时,宁愿住场里、地边、山坡,不是下雨,坚决不打扰百姓,只留宿百姓家门前,离开前,主动为老乡担水添缸。急行军吃不到东西,饿得走不动了,偶尔拔地里几个萝卜分着吃,都朝坑里放上钱。


老乡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队伍,都愿为红军指路、当向导,甚至冒危险掩护、收治红军伤员。


红军连长胡久富在突围中作战英勇,身负重伤,被部队安排在罗圈湾村小窑嘴自然村何运禄家养伤。该村甲长何海富带领区保安队枪兵,闯进何运禄家,把胡连长架走,杀害于村外。


2006年秋,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平顶山市民政局香山陵园、平顶山晚报计划重修胡久富烈士陵墓,立碑为念,邀请于老师撰写碑文。


叶县、方城两县的相关县、乡、村三级领导都去了人。经访问烈士陵墓所在小窑嘴村的年长者,得知墓地所在地叫后坡,那条河叫下河。


红25军经过时,罗圈湾村位于现在的孤石滩水库里边。1958年修水库时,罗圈湾村一部分人迁到叶县小窑嘴村,另一部分人迁到方城县拐河镇胡家庄村。


那两通并列的墓碑,就是小窑嘴村、胡家庄村对红军烈士的纪念、守护、铭记啊!


从此,每到清明节,不少学生、群众、干部就会去祭拜。但没有确定的地标,碑文怎么写?怎么确定陵墓位置之目视经纬?


胡久富烈士是安徽人,牺牲时年仅24岁。他远在安徽的老家,有无后人?有无直系亲属?如果多年后,他的后人前来祭拜,或要迁坟,怎样确定可靠陵墓位置?


望着涓涓流淌的下河,于老师提出应以此河为自然依据,确定地标,应当给下河取个具备个性特征的书面名字。


叶县、方城两县三级领导,当场推举,请于老师为下河取名。于老师说,定名“思红河”吧,以永远追思和缅怀红军烈士的革命精神,可否?大家鼓掌一致赞成,并在于老师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中,一一为“思红河”名称诞生签上各自名字和职务。


思红河由此得名,胡久富烈士从此与思红河朝夕相伴……


在于老师深情的讲述中,我们已在蒙蒙细雨中到达思红河上第三桥。顺着于老师手指的方向望去,河北岸高高的土坡上,一座庄严、肃穆的陵墓和墓前两通挺立的墓碑,呈现在眼前。


雨水和风夹杂在一起,拂过思红河的水面。撑着放羊老汉给的那把伞,我们踏着泥水,向陵墓走去。雨,越下越大,不一会儿,每个人的鞋上都沾满了泥巴,举步艰难。


沿着土坡一侧的田埂,我们离陵墓越来越近。雨水,打在身上,流进嘴里。我们全然不顾,鞋上的泥坨太厚走不动,停下来,甩一甩,继续前进。


而我脑海中,浮现出87年前红25军将士们在雨雪交加、寒风凛冽之下,敌兵围堵的那场恶战。那是一场怎样的浴血奋战?怎样的冒死突围?


终于,来到陵墓前。风住了,除了唰唰的雨声,一切都寂静,沉默着。


墓前并排立着的两通墓碑,一通题着“胡久富烈士之墓”字样,落款:平顶山市民政局香山陵园、平顶山晚报敬立,二○○六年十月十八日;另一通碑,题名“胡久富烈士墓”,落款:方城县拐河镇人民政府,二○一九年六月。


由于来时匆匆没带祭品,我们点燃三支香烟,恭敬地摆放在墓碑前。在缕缕袅袅青烟里,我们四人站成一排,向烈士深深三鞠躬。


雨,越下越大,以致我想把碑文抄写下来的愿望一时无法达成。见状,市委政法委的同志搀扶于老师转步到墓碑后面。于老师一字一句为我们诵读碑文: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二十五军三千余人,冒着雨雪朔风,长征至方城县独树镇北七里岗,遭遇国民党四十军一一五旅及骑兵团伏击,血战至次晨,秉隙突出重围。二十八日拂晓,西进至拐河乡胡庄村小窑嘴,即现叶县常村乡罗圈湾小窑嘴自然村。将腰部及臀部三处枪伤的胡久富连长托付给村民何运禄妻及其子何振兴,留下三块银圆,殷嘱代养。河湾村甲长何海富于午后带一枪丁闯入,将胡连长押送区公所请赏,被追至村边的敌军士兵拦住盘问。胡连长大义凛然,慷慨演讲,说家住安徽,今年二十四岁,弟兄四人三人参加红军,自己结婚二十天即参军。他质问红军北上抗日路过这里,你们为啥不打日寇而要消灭我们?敌兵用刺刀将胡连长活活捅死。新中国成立后,群众没收何海富七寸头柏木棺材,将胡久富同志重新安葬于此。此次突围对红二十五军先期到达陕北迎接党中央北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岭岗下面思红河的清流在墓前潺潺流过,一如人民对红军的永恒思念,经世不息!今修筑陵墓并立碑,永志纪念,以励后人。嘱余为文,是为记。”


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笔记本上的字迹洇成一片。


呜呼!雨如注,风呜咽。


拜祭了烈士,缓慢走下了土坡,回到思红河桥上。霎时,竟然风停了!雨歇了!阳光再现。


啊!兹乃天地同悲,相应共祭英魂!


孙燕凌

【责任编辑:李天增】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