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浅论孔子如叶时间

2021-03-01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叶县文化底蕴深厚,在数千年的文明史里,曾经发生过许多重要事件。其中孔子来叶的故事,也可以称得上重要事件之一。据史书记载,孔子师徒曾于鲁哀公六年(前489年)到叶邑造访叶公。二人谈时论政留下的许多千古佳话,叶县人民早已是耳熟能详。但是,最近一些专家表示,孔子莅叶时间是在鲁哀公五年(前490年),让人大惑不解。为了廓清历史真相,我也写篇短文,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一、历史文献记载的孔子来叶时间

有关孔子来叶的具体时间,历史文献多有记述。最权威的当属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据《史记》记载,鲁定公十四年(前496年),孔子五十六岁时,由大司寇行摄相事。由于政绩卓著,被齐国从中反间。孔子为寻找施展抱负的平台,便开始了多国之行。

具体到来叶时间,《孔子世家》云:“冬,蔡迁于州来。是岁鲁哀公三年,而孔子年六十矣。”“明年,孔子自陈迁于蔡。蔡昭公将如吴,吴召之也。前昭公欺其臣迁州来,后将往,大夫惧复迁,公孙翩射杀昭公。楚侵蔡。秋,齐景公卒。明年,孔子自蔡如叶。”

如果从普通人的眼光审视,孔子鲁哀公三年的明年为鲁哀公四年。又一个明年当然是鲁哀公五年,似乎孔子就是这一年来叶县的。但容易被忽略的是,司马迁又专门在文中加上了“公孙翩射杀昭侯”和“齐景公卒”两个重要事件。搞史学研究的人当然知道,在《春秋左传》和《史记·管蔡世家》中,“公孙翩射杀昭侯”的时间是鲁哀公四年。而下面齐景公的卒年,却是在鲁哀公五年。《史记·齐太公世家》云:五十八年(前490年),“秋,景公病,命国惠子、高昭子,立少子荼为太子,逐群公子,迁之莱。景公卒”。《春秋左传》哀公五年载:“秋,齐景公卒。”如果把历史事件弄清楚了,对这个“明年,孔子自蔡如叶” 是在鲁哀公六年也就不会含糊。但对于读书一知半解的人来说,他们一般是不管时间以外的事件的。其实,这正是史学家利用的一种大事纪年法。即如果所撰人物近年无事可记录时间,就把历史上有影响的事件加进去,以便读者获得具体年代的信息。

二、后世文人论著中的孔、叶晤面时间和地点

对于文献记载的孔子和叶公的晤面时间和地点,后世文人们有不尽相同的观点。了解一下他们的意见和看法,可能更有助于我们弄清史实的曲折原委。下面我把自己知道的孔子研究论著中的主要观点,大致做一个概述:

囿于视野关系,我接触到的有关《孔子传》及《孔子年谱》资料只有17种。其中,崔述的《洙泗考信录》和王禹卿的《孔子传》,主要是驳难司马迁的。他们把司马迁写的《史记·孔子世家》批得一无是处,而且认为历史上孔子和叶公的晤面地点不在叶县,但也拿不出自己考证的具体时间和地点。陈升先生的《孔子传》虽然在正文中说明孔子是吴伐陈、楚救陈时(鲁哀公六年)去楚国负函见叶公的。但在文后所列年表中,却称孔子是在鲁哀公五年去叶,六年由楚返卫的,论述前后矛盾。除崔述、王禹卿和陈升3家的时间无法取舍外,其余14部书的编者一致认为,孔子是在鲁哀公六年(前489年)见到叶公的,和司马迁的记载并无二致。

虽然各位学者对于孔子和叶公相会时间没有异议,但对二人晤面的地点却大相径庭。粗略统计一下,共有以下四种意见:

一是钱穆、匡亚明、张秉楠、曹尧德,台湾学者陈秋凡、吴秋文和日本的井上靖、白静川等8人认为,孔子是在信阳的负函见到叶公的。

二是曲春礼、李豫川和何新等3人,直接说孔子是去叶邑见到叶公的。

三是黄文莱、金景芳则认为,孔子既去了楚国的负函,也去了北方的叶邑。

四是鲍鹏山认为,孔子和叶公会面的负函是在楚国北部的边境,并没有特指信阳的负函。

因此,这里就涉及一个叫负函的地望问题。

负函地名来源于《春秋左传》哀公四年的一段话,现引录如下:

夏,楚人既克夷虎,乃谋北方。左司马眅、申公寿馀、叶公诸梁,致蔡于负函,致方城之外于缯关,曰:“吴将泝江入郢,将奔命焉。”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楚国打败了东部边境的夷虎(今安寿县东)的蛮夷,又计划向北方扩张。他们把蔡地的部队集中到负函,把方城之外的部队集中到缯关,准备在“一昔之期”拿下位于今河南汝州西南境的梁、霍二邑。因为部队行动影响很大,为了麻痹梁、霍之敌,他们故意对外宣扬:吴国要沿着长江进攻楚国的郢都,我们要赶快回去做准备了!

对于负函之地,《钦定春秋传说汇纂》云:“当在今信阳州。”但如果负函是在信阳州,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因为楚国把蔡地的部队集中到负函,是“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的。而信阳距梁、霍有近700里的路程。本来从蔡国去梁、霍要向西走。如果去信阳,反倒要向南走。信阳的负函比蔡距梁、霍还要远许多,怎么能“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呢?可见,负函在信阳的解释是不能成立的。

其次,从地名命名规律来看,也解释不通。负函的负是背负的意思,后面带函字的地名,即为所负之地。如:山东兖州北有瑕丘,瑕丘近处有负瑕城;河南登封有黍室,故附近有负黍城。齐国东部环海,所以称其为“负海”之国。如果把负函放在信阳,是无“函”可负的。如此来看,对于负函的地望,我们必须重新考证。

三、关于负函的地望

要了解春秋时期负函的地望,我们还必须要知道它所负的带“函”字的地名。

负函的地名来自于函氏。据《春秋左传》记载:鲁襄公十六年(前557年),三月,诸侯会于溴梁。五月甲子,叔老会郑伯、晋荀偃、卫宁殖、宋人伐许。夏六月,次于棫林。庚寅,伐许,次于函氏。晋荀偃、栾黡率师伐楚,以报宋扬梁之役。楚公子格帅师及晋师战于湛阪,楚师败绩。晋师遂侵方城之外,复伐许而还。杨伯峻注:“函氏亦许地,在今叶县北。”

根据《春秋左传》中提供的时间,五月的甲子为十三日,诸侯之师从溴梁(今济源西)出发,六月初到棫林(今许昌棫林乡西南)。庚寅(6月9日),次于函氏。考虑棫林距平顶山市不足百里,多国部队经过至少6天的跋涉,应该距离交战的湛阪不远了。

2013年,我在为参加湘鄂豫皖楚文化研究会第十三次年会撰写论文时,曾专门对负函做过实地调查(文章刊登在《楚文化研究论集》第十一集)。当时,我沿着叶县至棫林的古道往返进行实地考察,发现平顶山十矿口南面山坡下,有一个叫何庄的村子,具有函氏的特征。何庄村北依平顶山,西靠落凫山,东阻马峰山,南环河山、荆山和计山。因四面皆山,其地犹如一个匣子。和字书中“‘函,匮也’‘匮,匣也’”十分契合。且该村距湛阪只有3里地。经走访,村里并没有何姓住户,疑“何”或谓“函”音的演变。这也说明,古函氏即在何庄村附近无疑。

由何庄村沿古道向南过湛阪,再向南是大营村。由大营向南涉湛水后,为前城村。前城村距离何庄6里,而且地扼楚国北出中原和陈、蔡等国西出汝洛道路的十字口。前城不但背负函氏,而且古音的资料也为此地是负函提供了有力证明。据《魏书·地形志》记载,这里在北魏时曾置西蒲城(东蒲城即今平顶山郊区的蒲城店村)。从古音上来说,蒲在并纽鱼部,负在并纽之部。蒲、负声纽相同,韵部鱼、之相通,因此,“负函城”可以直接写作“蒲函城”。只是后来蒲函城省称为“蒲城”罢了。

现在我们再回头看一下鲁哀公四年的记载:当楚国把在蔡的部队集合至前城,把叶地的部队集中到叶县常村附近时,两地距汝州西南的梁、霍均为100多里地。看到集合起来并形成掎角之势的两支雄师,恐怕没有人怀疑他们能够在“一昔之期”拿下梁、霍这两个城邑了。

同时,《春秋左传》哀公四年记载的历史事件也表明,楚国的左司马眅、申公寿馀和叶公沈诸梁是在攻占东方的夷虎之后,向北方扩张的时候,于负函短暂集合部队的,并不存在迁蔡移民等问题。加之,叶公是叶地的行政长官,应该在叶县常村附近带领方城外的部队才符合逻辑。况且,孔子来叶县是两年之后的事情,和负函迁民的问题也是扯不到一起的。因此,我们相信司马迁的记载并没有错误,孔子是在鲁哀公六年即公元前489年来叶县的。(李元芝)


【责任编辑:李天增】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