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日寇在叶罪行与叶县抗敌反击概况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

2020-11-16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中共叶县县委党史研究室 王贵云


(上接283期三版)


三、叶县军民的抗敌与反击


1945年6月5日叶县沦陷后,在汤恩伯部40万大军惨败溃逃的情况下,与组织失去联系的叶县共产党人挺身而出,自发组织游击队抗击日军,并配合新四军,八路军在中共中央“绾毂中原”的战略决策下,肩负起抗击日、伪、顽,夺取抗战最后胜利的使命。


在共产党员陈继尧、段语禅、武定一、王文卿、董锡之、沈祥甫、张联芳等组织的六支抗日游击队中,除王文卿的队伍继续坚持西部山区斗争外,其余五支均由新四军、八路军编入叶舞支队和叶县独立团,经整编、集训,很快成长为两支抗日劲旅,常常给日寇以沉重打击,例如:


(一)叶舞支队之大韩庄战斗


叶舞支队是叶县张联芳、杨金印等组织的抗日游击队和舞阳效信趁领导的地方抗日武装合并、改编、整训发展而来的(原名效支队)。经过整训改编,1945年5月13日,新四军五师参谋长刘少卿正式命名效支队为叶舞支队,效信趁任支队长,王泽民任政委。


整编后的叶舞支队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大大加强。命名后的第二天(5月14日),叶舞支队在新四军挺进二团一个连的配合下,一举袭击拔掉了位于八台附近的大韩庄日伪据点。该据点是日军于1945年初建立的,是新四军北上通向叶县道路上的一大障碍,新四军豫中军分区决定拔掉它。当日下午,根据新四军豫中游击兵团司令员黄霖的具体部署,在挺进二团政委邵敏和王泽民、效信趁的率领下,从嵖岈山出发,急行军百余里,于15日凌晨3时到达大韩庄附近的赵案庄。稍事休息,绑了两架梯子,迅速奔赴大韩庄的外围。叶舞支队两个连的兵力,从东寨门正面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消灭守卫之敌,并有70多人缴械投降。从俘虏口中得知,敌营长和翻译官均不在寨内。于东寨门打响的同时,挺进二团突击队长万书才率部从南寨门发起攻击。激战1个多小时,大韩庄的6个炮楼被打掉5个,残敌退入西南角的圆形炮楼。新四军战士冒着枪弹竖起梯子,英勇冲锋。但此时天已透亮,敌人已看清攀梯战士,负隅顽抗。攀梯战士连伤4人,挺进二团一排排长爬树攻击也中弹牺牲。天已大亮,指战员考虑到据点大部已被摧毁,守敌主力已被消灭,再硬攻必将付出更大代价,决定退出战斗。


大韩庄战斗,虽然还有一个炮楼没拿下,但守敌受到致命打击。当晚,慑于我军威力,敌残部到新四军驻地投降。至此,大韩庄据点不复存在。


(二)姚孟战斗和瓦店战斗


1945年7月初,叶舞支队随新四军挺进二团护送刘少卿到达豫西抗日根据地。刘少卿由此去延安,黄霖司令员率挺进二团返回嵖岈山。叶舞支队则到河南军区指定的登封县杏山坡村,在八路军陈先瑞三支队领导下进行了一个月的集训。河南军区任命王泽民为叶舞支队支队长兼政委,派两名八路军干部分别担任副支队长和政治部主任。集训后,叶舞支队向正规化建设迈出了一大步。8月13日,河南军区紧急命令,要叶舞支队随八路军三支队火速插向豫中。三支队以七团为先导,当即出发。部队急行军,穿过郏县,直赴叶县。8月14日黄昏在姚孟寨附近发现日军运输车队。叶舞支队配合七团埋伏于公路两侧。当车辆靠近时,团长一声命令,轻重机枪、步枪一齐开火。3辆汽车在地上打了几个转歪倒在路旁。几分钟的火力袭击后,战士们冒着弥漫的硝烟冲了上去,30多名日军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已毙命。所剩七人被生俘,并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和装备。


从临战准备到战斗结束,不到半个小时,我军即干净利落地消灭日军一个小队,我军则无一人伤亡。有趣的是,我军俘获的7个日军士兵,因不了解我军的俘虏政策,加上语言不通,死也不肯走。无奈,我军只好用缴获的日本军毯向老百姓换了7条口袋,把他们装进去,头露在外面,扎住口,放在马上驮着走了。


8月15日拂晓,部队前进至叶县西南方的瓦店营村,正遭遇当地土顽武装河北民军乔明礼所属一个营围攻瓦店。陈先瑞命七、九两团两翼展开,叶舞支队配合行动,向河北民军发起攻击。经两个小时的战斗,毙俘民军近百人,缴获机枪、步枪百余支。陈先瑞指示,将缴获的武器主要补充叶舞支队。此两次战斗,均受到省军区的通报表扬。


(三)和庄之战


1945年7月,叶县另一支抗日劲旅——独立团探悉有日军运输车队从南阳方城沿许南公路向叶县、许昌行驶。团长陈继尧和参谋长冯景禹商议,决定在旧县和庄一带公路两旁设伏,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以缴获枪支军火,武装这支刚建立的地方部队。那天一早,独立团的60余名指战员按计划隐蔽在公路两旁的庄稼地里。约10时许,日军一辆汽车进入视野,因路上有行人,进入伏击圈时便鸣笛前进,车速也慢了下来。憋足劲的战士们随着陈继尧的一声枪响,长枪短枪一齐开火。本想几个押车的日军三下五去二就可以收拾掉,谁知车厢内不是军用物资,而是一小队武装整齐的日军。他们突遭袭击,停下车,以车体为掩护还击,车上两挺机枪疯狂吼叫,火力甚猛。独立团虽人数众多,但武器落后,有些战士手里拿的还是大刀长矛,持枪的战士子弹也有限。一阵对射,独立团放大了包围圈,车上的日军也跳下汽车,借物障凶猛扫射。一场伏击战变成了遭遇战。枪声中,另一辆日军汽车驶来,这辆才是运输车,看情况不对,给同伙卸下几箱子弹,掉头逃窜。


双方僵持半日,独立团消灭不了日军,日军也脱不了身。眼看日已过午,部队弹药消耗很大,冯景禹与陈继尧合议,改变战术。冯景禹带部分战士迂回到南边出击,南北夹击日军。日军见状,惊慌撤退。此战毙伤日军多名,生俘日军上等兵雄仓太郎。


和庄之战自然比不上平型关和台儿庄,但它却向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显示了叶县地方武装的威力。黄霖司令员也曾在回忆录《挺进河南》一书中称:叶县、舞阳地处豫中,这里的人民有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群众基础很好。这一带的党组织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仍领导人民进行斗争。特别是叶县的陈继尧掌握有两千多人的武装,日本人多次派特务抓他都未得逞。


除了上述在共产党领导下有组织、成规模的抗日战例外,人民群众自发的抗日行动也不乏其例,也给了日寇一定程度的打击。1945年秋,大批日军从永(城)叶(县)公路向西前进,一个日军落后掉队,走进辛店大延章村被村民王书田、程庆、高大黑三人抓获,并将日军打死,缴获了他的枪支和弹药。1945年春,日军南侵经过英李河坡,一个日军掉队独自前行,辛店杨庄农民杨宗堂手持长枪藏在斑茅丛里一枪结果了日军的性命。


事实证明,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抗日游击队和人民群众是叶县抗战的主力军,为抗战的胜利和民族的解放立下了不朽的功绩。这里还应该提及的是,国民党五战区李宗仁部68军,在叶县也是有一定贡献的。日军攻陷叶县后,他们虽然只收复保安、夏李、常村3个乡镇,但毕竟那里的人民群众免遭了日军的殖民统治。后来在1945年春的一次战斗中,68军一个连被日军包围,一连人在救援无望的情况下,奋力抗击,与敌展开巷战,连长赤膊上阵,双手持枪杀敌,从早上5时一直战到下午5时,毙伤日军多人。但终因寡不敌众,弹药用尽,全连官兵均壮烈牺牲,尽到了军人的天职。还有原昆阳中学校长崔兆元,系统一党、国民党人,但他从1935年就赞同中共《八一宣言》“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正确主张。抗战全面爆发后,在中共叶县地下党成功的统战工作下,崔兆元一直与崔慎三、王泽民、段永胜、陈继尧、李子健等老共产党员保持着友善而牢固的统战关系。党在崔兆元帮助下在昆阳中学点燃了抗日救亡火种,崔提供了昆中抗日救亡活动的一切费用,并允许在昆中成立地下党的学生支部和教职工支部,推荐进步学生赴延安学习;还在昆中成立“叶县抗敌自卫团司令部”,崔担任副司令(司令由县长兼任),接纳共产党员崔慎三、段语禅、胡明正、侯建华到自卫团担任要职,接纳共产党员抗大毕业生到昆中讲政治、军事课。一时间昆中成为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后来成立的以崔兆元为副司令的“叶县国民兵团”,实质上也由共产党员黄埔生崔慎三直接指挥。县城沦陷后,崔兆元临危受命当上县长,虽偏安于西南山刘东华村,但仍能在一定范围内抗击日军并给予八路军南下支队和当地抗日游击队力所能及的支持。日军投降后,县政府回城,崔就立即下令铡杀了投靠日军的伪叶县治安复兴委员会委员长,旋以“通共嫌疑”被革职。因此,公道地说,国民党68军和崔兆元及其领导的县政府对叶县抗战做出的努力也应视为抗日的正能量,同样是不可忘记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一定要牢记八年抗战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人民大众和一切爱国志士浴血奋战得来的,是用3500万中华儿女包括叶县10万余人的生命换取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纪念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就一定要牢记和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不断增强团结一心的精神纽带、自强不息的精神动力,继续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勇前进,以各行各业各条战线的新成就告慰我们的前辈和英烈!


(完)


【责任编辑:李天增】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