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日寇在叶罪行与叶县抗敌反击概况——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

2020-11-09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中共叶县县委党史研究室 王贵云


二、日寇罪行


1944年6月5日县城沦陷后,日军在老鸦张(时称老鸦县)、常派庄(时称常派县)和县城扶持起三个互不统属的日伪政权。此时,散布在叶县的青帮、红帮、淮帮、土匪及国民党顽固派人物纷纷卖身投靠日伪组织,充当汉奸。日寇同这些民族败类勾结起来,对人民群众肆意施虐,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仅举几例:


(一)“万人坑”惨案


1944年6月5日叶县沦陷后,日军在西李庄北大坑设置杀人场,对有抵抗嫌疑的群众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每次集中屠杀三五十人甚至上百人,每十余人被用绳索连在一起,跪在坑边,日军从背部用刺刀直穿后心,杀死后一脚踢到坑里。7月7日晚,驻叶日军令张官营日伪武装头目张令增带领队伍到叶县县城接受“皇军检阅”,声称届时将按所带人员和枪支的多寡升级晋衔。张求官心切,便强迫无辜农民充数,共纠集400余人,发给枪支,次日带到县城后即被缴械关押。9日上午,有200人被押往西李庄北大坑,日军强行将他们按倒在地,分六个轮次,用刺刀一一戳死、投入坑内。至1945年8月,日军先后在此屠杀500余人,时称“万人坑”惨案。


(二)日寇在“常派县”暴行


盘踞在辛店常派庄的日军与维持会的卖国贼相勾结,鱼肉百姓,无所不用其极。其谍报队终日侦查情报,无辜百姓被抓、被打、被杀习以为常。鬼子骑着洋马,挥舞屠刀,到处抢劫掳掠,奸淫烧杀。一次鬼子路过大延章村,见村民宋长申正要逃避,开枪就将其打死。又一次,一群鬼子走到黄庙沟东岗,村民窦恶正在放牛,被鬼子一枪打死。夏日里,鬼子经常三五成群裸体到各村游逛,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妇女。老百姓为免其祸,就将未到婚龄的女儿慌忙嫁人。日寇还强迫老百姓出入得拿“良民证”,无证者视为“赤匪”,立即绑架。鬼子曾抓到一个没拿“良民证”的过路商人,当作“赤匪”绑在树上,当活靶子射击,直把商人活活射死……


(三)柿园惨案


1941年元月30日,发动“豫南战役”的日军某部,经舞阳向叶县进犯。31日(农历正月十五)上午,一辆装载军用物资的日军汽车陷入辛店乡柿园村西干江河滩上不能驶出,车上的日军除一人看车外,其余都携带武器进入柿园村抓人推车,由于日军连日扫荡,全村百姓大都逃到山里,只剩下少数人在村里看家。他们看到日军进村,都立即躲藏起来。日军在村里没有抓到人,大都先后离去。这时,一个落后的日本兵,发现一年轻村妇,便立即追上,将该女胁迫到一处磨坊内强奸。隐蔽的群众,目睹日军暴行怒不可遏,村民胡贯卿第一个跑出来扑向日本兵,紧紧抱住后腰,继而李同、李西、余龙章、李群生等也都赶来,奋力把那个日本兵打倒在地。几乎与此同时,村民王学之两手抱一块石头赶到,狠狠砸下,击中日本兵脑袋,当场毙命。村民们把这个日本兵的尸体拉到小河边埋掉后,又全部跑上山。


等候在公路上的日军发现有一同伙久去未归,便一同持枪重返村里寻找。他们搜遍了全村,既没有找到那个丢失的日本兵,又没发现一个百姓,气急败坏,开始放火烧房。柿园村居民历代穷苦,全村70多户全住草房,日军4次进村搜寻同伙,连续点火烧房,加上西北风起,不到半天时间,全村房舍被焚毁,所有柴粮财物都成灰烬。在山上隐蔽的群众眼见家园变成焦土,无不义愤填膺。村民祁结实、祁小娃等35人冒着生命危险回村救火,惨遭日军杀害。


(四)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日军侵叶以来给叶县人民带来空前的灾难和惨重的损失。据2006年对抗战时期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调研统计,又经2015年的进一步核实,全县有据可查的直接死亡人员(即在抗日战场牺牲或被日寇肆意杀害等)894人,间接死亡(即在抗战时期因战乱、歉收、受灾受饿等死亡)103779人,共计104673人。财产上的直接损失也是惊人的。日军盘踞叶县期间,烧毁民房8000余间,炸毁“鲁苏豫皖边区学院”校舍14000间,共计22000间;土地荒废152321亩,开挖战壕毁地8000亩,共计160312亩;粮食歉收98530石,损失大件农具9872件,耕牛5579头,驴2083头,马881匹,骡1175头,损失达1094万元(银圆);另有间接损失533万元(银圆),共计1627万元(银圆)。致使叶县成为河南省抗战损失最严重的五个县之一。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天增】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