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文人的秋之况味

2019-08-19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吴婷

“秋天的美,美在一份明澈。有人的眸子像秋,有人的风韵像秋。”读台湾女作家罗兰的《秋颂》,不禁让人欣喜万分。在她的笔下,秋天是素雅、自然、闲逸的,“澹如秋水,远如秋山”。秋的美,美在“秋林映着落日”,美在“秋日天宇的闲云”,美在“纯净的风”和“明澈的水”。

罗兰一生崇尚淡泊,从这篇《秋颂》中便可读出她旷达淡然的人生观。“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生死就是生死,悲欢就是悲欢。无需参与,不必流连。”。秋天是成熟、收获、充实的季节,而罗兰看重的更是秋之淡泊,正体现了她从容豁达的生活态度。

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堪称现代散文的名篇。“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写出了北国之秋的神韵。他“不远千里”辗转到北平,就是“想饱尝一尝”故都的秋味,可见他对故都何其眷恋。

相比南方之秋的浅味,故都的秋更淳厚。住“一椽破屋”,晨起,心情惬意地“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看看“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一听“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去细数“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难怪郁达夫发出如此感叹:“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台湾女作家张晓风的笔下,“秋色就不免出场得晚些”。《秋天,秋天》一文中,她通过几个记忆片断来描写秋天。而开篇“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这样的秋景不免令人神往。

在她眼里,秋天的阳光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秋天更是“坚硬明朗的金属季”,是她深爱的。张晓风也希望,生命也是这般,“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肃,只有梦,像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林语堂觉得春天娇媚,夏天热情,冬天寒冷,只有秋天纯熟、温和、稳重。在《秋天的况味》中,他写道:“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幽默机智的林语堂,把秋写得熟练而深远,凸显了他从容闲适的生活观。

史铁生的秋天是一个沉痛伤怀的季节。《秋天的怀念》一文,他淋漓尽致地挥写了母爱的伟大。“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而面对这样美丽富饶的时节,史铁生却无限伤痛和怀念。

文人笔下的秋天,多姿多彩,或明澈、或浓郁、或成熟、或伤感,不同的秋天,呈现了不同的人生境遇。


【责任编辑:娄浩然】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 作家笔下的秋天 2017-10-16
  • 母亲的秋天 2019-08-19
  • 一个人的修养 2016-06-13
  • 三代人的国庆婚礼 2018-10-08

  •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