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拾梦集》后记

2019-07-08 作者:朱培鸽 来源:平顶山日报·叶县今朝

感谢您陪我三十年

当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叫“父亲节”的节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个我叫“爸爸”会应声的人。或许,正因此我对“父亲节”格外敏感,格外上心。如果他还在呢,一定会为这个节日而开心,一定会像个孩子一样幸福到傻笑,一定会说:“哎呀,咋还有个专门让爹过的节啊?” 我的父亲是那么一个容易知足的人。

这些年,父亲常到我梦里来,他的音容笑貌一如既往地亲切生动。可是,一睁眼父亲又遥不可及,我的手一伸再伸也拉不住他的衣襟……夜半惊醒,梦境被泪水一次次打湿。

于是,我便开始怨恨,怨恨时光,仓促中把回忆荒芜。

父亲和我,我们的生命之路重合仅仅三十年。这是怎样的三十年?是我不懂珍惜的三十年,茫然不谙世事的三十年。十年前,父亲离开,我才明白,原来所谓的一辈子不过如东坡先生写的:“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父女相依为命,即便无一日分别,哪里会超过三万六千天的时光?父亲离开后,我方知珍惜,只恨自己明白得太晚而不能怨他离开我太早。多少次,我默默地想:“爸啊,您就是想教我长大,也不必用这样的办法。于您、于我,这是何苦?”之所以不知珍惜,我总以为父亲是自己生命中的自然而然,理所当然。总以为自己有的是机会陪他,直到发白齿落的耄耋之年。到那时,我们坐在他亲手种的玉兰树下,晒着太阳,闻着花香,听他讲一段亲身经历的传奇,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讲过往。

回眸三十年,父亲对我不曾责骂一声,更不曾弹指一下。父女屈指可数的相处,我有太多的无话可说,不是没话说,是无言以对。他心里想什么?是不是失落过?有过伤心吗?有过失望吗?我无法得知。总之,我误解了父亲,以为他是粗疏之人,其实不然。他的细腻无人可及,这是我无数次回忆往事后得出的结论。祖母去世时,父亲哭得呜呜作声;他的小孙女出生时,拉着孩子的小手大哭不止。我父亲痛极喜极都不掩饰,是能哭会哭的人,是有真性情的人。

父亲要我好好读书,莫如他一辈子不识字。父亲容易知足,女儿的长大,女儿的进步都是他开心的理由。我参加工作,带着行李离家时,父亲对我说:“往后你要自己顾自己了,家里不花你的钱,往后也不要从家里拿钱。我和你妈总算完成任务了。”他说这话是希望我有在外面独立生活的能力,其实他心疼女儿胜过任何人,担心我不会做饭,做好了饼跑了几十里给我送。不止一次嘱托:“好好工作啊,端人家碗依人家管。上班要早去,领导和同事都要好好相处……”那年末,我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把大红的荣誉证书拿回家给他看,父亲开心得很:“你年伯(年伯是父亲的朋友)说你符姐(符姐是年伯的女儿)工作努力,我去他家你伯拿奖状给我看,看啥看,我闺女的证书可比他闺女的奖状好得多。”他说这话时,是底气十足的骄傲。这些话都一字不差搁在我心里,此时写下来,早让我泪流满面。

父亲挂念着他几十年不见面的老同事,算着他们的年龄,想人家的好处,念叨着我出生时人家送的几尺花布,还说要找时间带我登门拜访。在医院时他对我说:“等我病好了,咱家也没啥事,买辆车,咱开着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第二天中午,父亲却与我永别了。从头至尾,他没有给我说一句话,是有很多话留待来日方长呢?还是有口已不能言?我叫他,他该能听到,肯定能。

59岁的父亲、漂泊不定的父亲,最终没有在家中走完自己的一生。父亲的一位长辈叹息着:“焕卿啊,这孩子在外跑了一辈子,终究是‘老’在了外面。”父亲的一生是艰辛的一生,苦里生苦里长,临了,是一场苦不堪言的病痛。

父亲最疼爱我——他唯一的女儿,养我长大,供我读书,把我捧在手心里,挂在心尖儿上。三十年,父亲由青年到了老年;三十年,父亲的青丝掺了白发;三十年,养大一个女儿是父亲人生里最大的成果,最红火的事业。这三十年的陪伴,是生命与生命的相依,这三十年啊!

昨晚,我坐在院中的小桥上哭。

哭父亲。哭时光。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希望从我不懂事的儿时开始,父女相依为命一天都不分离!我读过一篇文章,说人其实不会真的死去,只是换一种方式活着。但愿父亲依旧关照着自己的女儿,终日在侧,形影不离。十年过去,只是不知,父亲是不是还能认得女儿的样子……

谨以此书,献给我的父亲。



【责任编辑:吕浩】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评论

网友评论:

评论。点击查看


叶县新闻中心概况 | 叶县新闻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